首页 / 婆媳 / 正文

女方家喜帖发出后,婆家借故不给彩礼,结婚那天让婆家人乐极生悲

诗雪有情2018-12-07 02:52

都说夫妻的缘分,应该是伉俪情深,恩深义重。两个人走到一起总有一万个理由,夫妻相对,恰似鸳鸯,两个人就像一个人一样的。

张丽和老公刘选大学时相识,就好像是现在小说和电视剧里描述的那样,大学里往往是萌发爱情的地方。仿佛在这里,所有人体内的荷尔蒙像吸食了鸦片的瘾君子一样,欲望蠢蠢欲动,情感藏在心底,一点一点变得枝叶繁茂。

张丽和刘选便是这样,在大学双双坠入爱河。什么事情都会一起做,一起去自习,一起去食堂,陪他看深夜的球赛,双休日时一起去逛街,手拉着手那种。他们甜蜜得厉害,爱的十分单纯。

毕业之后二人彼此见了对方的父母,正式宣布他们已经告别了青涩的恋爱时代,终于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能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有过这样的幻想,自己心里的王子把自己装在南瓜车里,穿上公主的水晶鞋,走进婚礼的殿堂。女人的归宿是婚姻。

张丽的家庭的经济情况要比刘选家好上一点。结婚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除了展现给外人的仪式感,家里的问题也接踵而至。在之前张丽的母亲与她谈过一次很长的对话,母亲说不要嫁,张丽十分的不理解母亲的行为,她明明对他十分满意的,无论是气质外貌还是能力内涵,母亲都是十分满意的。张丽十分的不理解,一时气急,反问母亲。母亲平静的告诉她,阻止她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因为她的婆婆。她的尖酸刻薄让母亲总是安不下心来。确实这样,不过张丽十分的爱他,即使前面有什么刀山火海,她还是去了。没有理会母亲的劝阻,日子一天一天,终于,要到了他们修成正果的时候了。

中国人讲究排场与礼仪,尤其是结婚这样的大事,一丝一毫马虎不得。我与老公在那段时间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精神一直保持着绝对的亢奋状态。酒席预定,喜帖分发,很快,这一天就这样的到来了。

天底下最不会与你保留秘密的一定是母亲。母亲在之前与张丽的对话,果然没错。一切准备妥当,在喜帖分发以后,在婚礼的前一天,刘选母亲与张丽进行了催人泪下的谈话。在话语中,张丽知晓了婆婆家里的经济情况,在她理解那次的谈话,总结来说是婆婆家的大米都要买不起,所以彩礼钱就算了,两个人在一起爱情最重要,金钱衡量不了爱情。婆婆想的是,什么代价都不付出,便把张丽变成他们家的人。

谈话说的张丽一愣一愣,怎么自己成了婆婆眼中那个贪图金钱的女人。在张丽的心里,结婚时候的彩礼不是和互换戒指一样是一道不可缺少的程序吗?为什么在婆婆的眼中一切变了性质,自己因为钱才和刘选成婚。张丽没有将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便离开了。

刘选家里一定是高兴的,婚礼的所有费用都是张丽家里一力承担。刘选家爱面子,喜帖上的嘉宾大多数是他家里的朋友,四世同堂的都有。很快的,婚期到了。

时间越来越接近婚礼的到来,一切准备就绪,酒席,主持,戒指,新郎,只缺少一个新娘了。张丽没有来,到最后也没有出现。能想象到在宾客满堂中刘选母亲那涨红的脸,和刘选的不知所措。张丽确实是逃婚了,保留着自己的爱情与尊严离开了他们,眼不见心不烦。

刘选一家子风风火火赶到张丽的家中,敲门声阵阵,引起邻居们出来看了又看。“别敲了,人一家三口早上收拾东西走了,房子已经向外出租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原本风风光光的婚礼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人去楼空,因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婚礼,埋葬了一段爱情,埋葬了一段婚姻。剩下的是懊恼不已,可能还会痛哭流涕,不过谁又会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