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谈 / 正文

贪污挪用近3000万,千方百计外逃出国,却因为玩游戏被抓了

时刻新闻2019-01-13 12:42

天网恢恢,虽远必追。2014年以来,中国从海外追回的外逃人员从归案地点来看,遍及6大洲,涉及1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些腐败分子逃亡的地点的确堪称天涯海角,将他们绳之以法历经艰难曲折,展现着承诺的重量。

《红色通缉》第三集《出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1月12日播出第三集《出击》,通过付耀波、孙新、钱增德等典型案例,让腐败分子明白,“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绝不是一句空话。

付耀波:周密计划辗转多国却因电玩暴露被抓

图1/13

付耀波、张清曌

“百名红通人员”第39号和第41号。两人在本溪市劳动监察部门工作,但却监守自盗,合谋贪污挪用农民工保证金2996万元,用于炒股和消费,案发后一起潜逃,从辽宁本溪一直逃到遥远的加勒比地区。

付张二人外逃之后,先飞到泰国,再飞到马来西亚,再飞到新加坡、英国,再从英国飞到了加勒比海岛国格林纳达。出逃前,他们就办理了格林纳达投资移民,他们正是换用格林纳达护照继续逃亡的。中方迅速向格方请求协助,发现付张二人只有入境记录,没有出境记录,但在格林纳达却找不到他们的生活痕迹。原来,他们通过偷渡的方式去了另一个岛国。

付耀波

每个国家,每条路线,最后定居在什么地方,在哪更换护照,在哪定居等等一系列,我认为是很周全很周全了,可以做到是天衣无缝。

图2/13

付耀波至今也不明白,工作组是怎么找到他的。

时任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赵峰

当时我们同志给他刻画了一下说,他的烟灰缸里烟头可以摆成塔形,然后必须得有一个电脑打游戏,这个就是付耀波。

付张二人外逃后,工作组对二人的习惯、爱好作了全方位的深入调查,进行了性格画像。追逃工作组发现,付耀波在国内注册的游戏账号有好几十个,尤其爱打三国类游戏。虽然这些账号他外逃后都再没有活动过,但抓住“三国类游戏”和“加勒比地区用户”两个要素联系游戏公司查询,发现某一款三国类游戏中,出现了一个很有特点的新玩家,这个玩家专门半夜帮别人的账号代练,IP地址显示在一个叫巴巴多斯的岛国,这个岛国和格林纳达距离很近。正是这条线索追查,追逃小组最终发现付耀波和张清曌是藏身之地。

付耀波

它跟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所以说我选择在那。始终就是在家里待着,也不出去。我们是千方百计地规避华人,时间没法打发,玩游戏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图3/13

经过长时间观察和进一步调查,越来越多的线索和细节让工作组确定:这个IP地址的背后,就是藏身加勒比地区的付张二人,可以采取行动了。最终,经过多番波折,辗转多国,付耀波、张清瞾从加勒比海岛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被抓获归案。这次抓捕也是首次通过国际合作从非建交国将“百名红通人员”抓捕归案,让追逃天网的范围再次得到突破性的拓展。

图4/13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付耀波首先和追逃小组说起的,竟然是放心不下游戏里的事。

时任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王鸿峰

抓了他之后,他说我先跟那几个人说一声,我这段玩不了了。

图5/13

孙新:改名换姓躲在国外“红通”公布仅五天就被举报

图6/13

孙新

“百名红通人员”第16号;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财务处原出纳,挪用公款2200多万元用于炒期货,2008年10月出逃。

孙新出逃后几天,他的一个期货账户有人登录,尝试动用资金未能成功,追查显示登录地点是泰国一家小网吧。但后续调查一直没有发现新线索,他究竟藏在泰国还是继续逃往别处难以确定。到了2015年,这起停滞多年的旧案忽然有了突破,“百名红通”公布仅5天,有人举报孙新人在柬埔寨。

时任北京市检察院工作人员牛向龙

说是看到红通了,王松,做财务的,就是你们要通缉的孙新。

图7/13

当年,孙新在泰国只短暂停留了几个月,就转到了柬埔寨首都金边市藏身。由于他是事发匆忙出逃,只带了少量现金,到柬埔寨后必须想办法谋生。但由于缺乏经验、语言不通,他只能到工厂打工为生。

孙新

收入很低,有病你也看不起。心里也挺孤独的,周围也没有什么人,身边谁也不认得,也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

外逃7年,孙新一直过着穷愁潦倒的生活。虽然想念家人,但孙新不敢和他们联系。他曾不止一次想过回国自首,又下不了决心,就这样多年滞留在柬埔寨。

“百名红通”公布后,立即有人认出了他并举报。确认举报可信之后,中方向柬方提请执法合作,并派出追逃小组前往柬埔寨。最终,追逃小组在一家位于金边郊区的一家水泥搅拌站找到了一名叫王松的会计,他就是孙新,当晚就在宿舍将其抓捕。

图8/13

钱增德:被押解回国时不甘就擒竟躺地耍赖大闹机场

图9/13

钱增德

“百名红通人员”第93号;江苏中淮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涉嫌受贿罪,感到被调查的风险后,2006年3月借随团出访非洲之机故意滞留不归,长达9年。钱增德是被从非洲抓捕回国的“百名红通人员”第一人。

“百名红通人员”中,逃到非洲的并不多,但中淮建设集团很早就在肯尼亚、苏丹等非洲国家有项目和投资,这使得钱增德对非洲十分熟悉,因此他选择这里作为逃亡之地。

钱增德外逃后很快把妻儿也转移到了非洲,计划就此在非洲长期生活。他隐瞒自己在中国被通缉的事实,并用金钱开路,在当地结交培植人脉,开始在苏丹、肯尼亚、莫桑比克等好几个国家投资经商,很快做得风生水起。他在苏丹就拿到了好几个房地产项目,还自己买了块地建了个农场。当时周围的人都不知道钱增德是外逃的涉案嫌疑人,钱增德自己也觉得在非洲似乎很安全,公开以成功商人的身份游走在多国之间。

图10/13

2015年4月22日,“百名红通”名单公布,钱增德名列其中。从那天起,钱增德在非洲的生活发生了急剧变化,原有的合作伙伴都停止了和他的往来。中国迅速向苏丹、肯尼亚、莫桑比克三国发出协助请求,提请他们一旦发现钱增德行踪立即通报,三个国家都表示将全力配合。

肯尼亚警察总监约瑟夫·博内特

如果你是心怀善意的人,我们欢迎你来做各种生意,但如果你是罪犯,我们国家不欢迎你。

图11/13

2015年7月21日,钱增德想从肯尼亚出境,当即触发红色通缉令被扣押。从这一刻到他最终被遣返总共112小时,这112小时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事件。

时任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参赞田林

他同肯方各种各样的人交往也很深,他的家属也在找各种各样的人。

当肯尼亚警方押解钱增德到达内罗毕机场时,发现已经有人在机场准备妨碍遣返。钱增德看到了自己的援兵,一改配合的态度,开始大闹机场。其他来历不明的人也参与进来妨碍遣返。为控制局面,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将钱增德带进了候机室,此时钱增德忽然躺倒在地。

时任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参赞田林

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我们立刻叫机场的医生来给他做检查。检查完了以后,医生告诉我们他没事,是在装病。

图12/13

钱增德大闹和拖延,使得押解小组没能赶上原计划搭乘的航班。中央追逃办和前方使馆紧急沟通之后,决定立即启动一个新的押解方案,先将钱增德带离肯尼亚,转道埃塞俄比亚再押解回中国,在几国的紧密合作下,终于完成了高难度的跨国押解。

钱增德

上了回国的飞机我就平静下来了,罪有应得的结果,那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己要去承担,自己做过的事情要承担。

图13/13

来源:央视新闻

编辑:刘白

欢迎和红网小编做朋友,个人微信号:rednet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手机腾讯网立场。版权归自媒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