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正文

爱情里总有人吃不饱(完结)

2019-02-13 04:21

阅读前文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搜索历史消息“吃饱肚子谈爱情”以及“爱情里总有人吃不饱”

“不是吃鸡么,啥时候去呀。”洗好了澡,谷子给皮蛋打了电话。

“你不着急,我们现在往你那里开了。”接电话的是清子,显而易见,皮蛋这回正在开车呢。

待清子出现在谷子的视线之内的时候,谷子才知道皮蛋这回并没有来,而是让清子和谷子自己去了。

“唉,他妈的,他心可真大。”谷子和清子打了招呼带着清子上了自己的车。

“陪完家里人,记得晚上来喝酒啊,哥几个都在外面等你呢。”电话里是小黑的声音。

皮蛋听到这个电话不能说是不激动的,这几年因为大家忙于破解各种各样的为年轻人所设的陷阱,这帮曾经的纨绔子弟很少有聚齐的机会,自打皮蛋去做了雇佣兵之后,这样的机会在今天之前,自然是没有的。

于是皮蛋很快的答应了小黑。

在又一个长夜将至的时刻,皮蛋走进了“歇点儿”酒吧,这是他们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时期里面除了FUNK之外最长厮混的地方,小黑第一个迎了出来,他相比走之前的瘦弱又多了几分健壮,面色看起来是更年轻了,至于后面站起来和他打招呼的人里面,大壮变成了大胖,当年处的对象也变成了老婆,倒是更好看了的,而小胖变成了小瘦,按照小黑的话说“做米其林餐厅肯定是吃不饱饭的,你说说,用来评选的那玩意儿,能当饭吃么,西方人可真他妈的下贱。”金子笑起来还是很爽朗,就是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寄到,阿杰的发型终于是变成了地方支援中央,刘仔倒是除了又带了另一个从来大家从来没见过的也不知道在哪认识的姑娘来,一看这姑娘年轻好看皮蛋就明白,这大概是刘仔的第226个对象,刘仔当年可是他们几个里面最穷的,人又长得并不是最好看的那一档,跟着纨绔子弟们玩纯粹是刘仔实在会做人,当年在墙头刘仔被当时那个拜金的女朋友绿了之后对所有人说过他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学那些有钱的叔叔们,他妈的就得整年轻好看拜金的姑娘睡,玩完一分钱不给人家就分手,谁爱接盘谁接,我今天就是得报复人家。不知道为什么的,上天其实不能是百分之一百的善良的,就跟说人性本善那种鬼话一样,刘仔抱着这种不干不净的想法自那之后倒还真的靠高考考上了军校完事还当了高级军官拿了几个军功章,比武又得了奖,年纪轻轻的倒还成了有权有钱的小官一代了,所以这类的姑娘在他们哥几个为数不多的描述当中便一下变得有来历了起来。只不过刘仔不说,也没人问。

“谷子呢?谷子还没到吗?”皮蛋这回才注意到平常聚会准时的不行的谷子今天居然迟到了。

“谷子吧,谷子他蹦迪去了。”即使回答的挺干脆,但是小黑的语气显然有些支支吾吾的。

“哦?他和谁,怎么没和我们一起去?这么着急的吗?”皮蛋反问道。

“嗨,其实我们正打算坐下来跟你说呢 …”

“怎么着,谷子出什么事了?”

“没,皮蛋哥,他去funk了..”

“嗯,然后呢?“

“然后就…”小黑愈发的支支吾吾,到了这回皮蛋自然是听的出来的。

“然后就怎么了?你快说呀!”皮蛋又一次的发挥了他好奇的天性。

“然后吧,就…那什么…清子也在funk呢。”

“霍,说这么久,原来搁着跟我开一玩笑呢。”皮蛋虽然笑了,但是脸上的笑容明显有那么一丝尴尬,“清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身体不好,压根没办法蹦迪呀。”看着大家伙都不说话,他又赶紧接了句:“不是,他谷子到底什么意思啊,今儿哥几个都在这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到底什么时候来啊,小黑赶忙在群里吆喝吆喝,让他麻利儿来这。”

“啊…”小黑的尴尬而静默的看着皮蛋。

“叫啊,愣着干嘛!”皮蛋的语气渐渐的急了。

“其实吧,皮蛋哥,不是不叫…就是清子她吧…可能就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才身体不好,她在南海岸那会经常什么地方都去的,还抽烟什么的…她吧…说白了皮蛋哥,不是哥几个不努力,她吧…是真不喜欢你。”

皮蛋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黑,瞳仁大的足够把小黑吃进去了,但是小黑还是接着说下去:“但是清子呢,好像是真看上…呃…咱谷子了…”

“嗡“的一声,夏雪的话,胃里昨夜翻腾的酒,之前谷子给他穿上的西装,下午在去找谷子路上坐在副驾驶的清子…一件件的从皮蛋的大脑里蹦出来化作锋利的黏糊的带着倒刺的尖刀,从脑子里钻出来又通过敏感的脊柱直直的插到左胸处,速度极快的甚至连血痕都没留下,只溅出点点的泪水和双份甚至更多的痛苦来。

“什么他妈的咱谷子,咱nmdb!谁他妈在跟我说咱谷子试试!他现在搁哪呢!funk是吧,给他打电话,让他等着,就他妈现在,给他打电话,操!找他去!“

“哥,这个事在情上是没错的..”

“没错他妈的蛋没错!哪他妈没错!快点!打电话!”小黑已经到嘴边的大道理硬生生的让皮蛋呛了回去。

“不是,皮蛋,咱们先冷静一点,仔细想想…”刘仔也扔下旁边的新鲜姑娘站起来。

“冷静什么?我需要冷静什么?打电话!“依旧被皮蛋呛着。

“不是…“

“打电话!“

“你先坐下,咱们慢慢的说!“

“打电话!“

在那种混乱的情境之下,也不知道是谁打开手机拨了谷子的电话,但是不管怎么着,电话终于是拨通了的。

“喂?怎么了?皮蛋到了吗?“半晌的沉默过后,电话终于是拨通了的。

“我可去你妈的!你还好意思问我?“皮蛋的声音任凭任何一个人来评判都应当属于咆哮或是怒吼的其中一种,但是对于谷子而言,funk里嘈杂的音乐显然过滤了不少皮蛋的怒气,皮蛋的声音正在谷子的耳朵边缘危险的立着,如同跳水运动员在准备离开跳板之前用力踮起的脚,跳板之下正是无声的沉默海洋。

于是谷子自然的,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蛋哥,这件事情兄弟做的不对,但是兄弟也没有做错,毕竟感情里面没有对错的对吧,况且于理而言…”

皮蛋挂上了电话,随后是扔掉手机及其手边的一切东西,瘫坐,在28的年纪不应有的涕泣。

小黑意图上前去安慰皮蛋,等着他的却是皮蛋有力的推开他的手:“于理于理雨里,你咋不湖里盆里呢?”

“嗯。”

“你们是不是都知道?“

没有人说话。

“我现在在问你们,是不是都已经知道了?“

“嗯。“

“好,又是我最后一个知道的!好!又是我!当年夏雪跟人跑了,跟你们所有人都上过一次床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当年艳红没有对象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当年我喜欢的姑娘不喜欢我,喜欢你们,都他妈是我最后一个知道的,小的时候不懂事是吧,现在都他妈多大了,行呀,现在我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好!特别好,我他妈傻逼,你们就好好的让我最后一个知道。“

“其实这回我们知道的时间真的和你差的不多,这不是正打算给你讲的呀。”小黑说

“我可去他妈的吧,谷子!操!我把他当兄弟,他把我当什么东西!”

随后又是一阵砸东西,咆哮,夹杂着各种联合国官方语音当中最粗俗的单词的谩骂,肉体碰撞的声音,以及一贯的在这种时刻过后的沉默。

“什么时候知道的。”皮蛋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你还是和当兵那会一样没变。”小黑说。

“所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清子打完电话,就跟我说了觉得谷子的声音好听…“

”奥哟,他还是个声优哦。“

”你先听我说,跟我说他声音好听,然后就说的真的好像明天见了他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从那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但是我想着清子明天不是还有你吗,所以也没多想,可能就是把这个看作是一般女生的好奇和赞扬,你知道,我们出来玩不走心那会,也有不少女生说过声音好听这样的鬼话嘛。要按这么算咱们在这的人可不都是声优了…“

”那些有的没的你就别扯了,然后怎么着?“

”然后今天你不是没去嘛,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想着你和谷子一起来呢,所以我们就提前到这聊聊天,我也在群里说了嘛,结果半下午那会,谷子过来了,我们正诧异着呢,他就原原本本说了,他吃完饭之后还看了电影然后俩人看电影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他说他没脸见你…”

“他也知道。“

”嗯,所以就让我们跟你说了,他走了大概一会了吧,你就来了呗,就差不多这么个事。“

“所以,我这七年就白费了呗,是吧。“

“是。”小黑一项擅长说实话。

“我这几年的付出还比不上人家这一天?”

“有些时候吧,尤其是在爱情这上面,看对眼真的只需要一秒,别的在怎么说都没有用。”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跟人家出去玩一玩,陪着人家聊聊天你就算喜欢人家了哦那你可真傻逼原来这个话是这个意思我他妈的当时就应该多抱抱她,没准还能跟她谈个恋爱呢,不过也不行,她现在这样子我根本没有欲望,不行不行,我要是和她谈我不就变成他了么,真他妈傻逼,操,为什么他是他而我不能是他呢,明天,不不不,最好现在他赶紧给我死,他死了我会不会难过,我会抱着墓碑难过的,不过自然是装的,装给他看也装给他们看,我就宽厚了,她没准就会和我在一起了,不不不,她就是个婊子,她有什么资格和我在一起,我也是个婊子?婊子喜欢婊子?我不能就这么糟蹋我自个儿,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啊真不是个东西,真会玩,这么多年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在摩洛哥就应该多喝一点然后上的,我心里是不是就她一个,她拯救我,不不不在,拯救我的东西和人已经早就崩塌了,崩塌了!世界都崩塌了!哈哈哈哈!她拯救我个屁,我上回走出来用了一个当兵的时间呢吗,这回还要多久呢她可真是个垃圾,我得找个鸡去我得给我自己泄泄火,原来哪需要呀,不需要,唉现在想想她们也不那么坏了,不就是为了我的钱嘛,我当年有钱的时候就应该谈有钱人的那种恋爱,他现在倒是有钱了啊,真他妈的,没法跟他比,但是那有怎么了,怎么了,现在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嘛对不起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真他妈令人无法反驳他们都是什么东西那时候他们跟我玩了一辈子唉他们跟我玩了一辈子唉算了唉都快晚上了我尿憋不不不我不能说尿憋我说去厕所嗯我说去厕所嗯天都黑了灯亮了这一地东西得赔多少钱啊我本来就没钱只能从之前的库里面的钱先扣了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不我应该难过的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

“吃点东西吧。”皮蛋说。

大家伙冲他笑了笑

”想通了?“不知道是谁问的。

”这种事想不通的。”小黑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就跟人本质上是永远吃不饱是一个道理的,不管前一餐吃的多饱,也总是会饿的…在吃过好吃的之后也总会怀念吃过的好东西,但是那毕竟是吃过的,再也回不来的东西,是没法在饿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一个人面前的,当然了,如果有一天这个东西突然就在饿的时候恰好出现在面前了,它肯定是包含了丰厚的感情的…一个人活的越久吃过的好东西就会越多,但是相对的再次吃到从来没有被体验过的更好的东西的时候的新鲜感有可能的会升温的。“小黑把皮蛋从地上扶起来:“随便吃点什么吧,万一就吃到没吃过的好东西了呢,没吃上也不打紧,没准就不经意的碰上了呢,没碰上也不打紧,先吃为敬,反正总是吃不饱的,饿的时候还有想要吃什么的。“

“嗯。”皮蛋这回已然没什么心思回答了。

“那就走吧,吃点什么去。”小黑一行人拉着皮蛋踏过一片狼藉走到“歇点儿”外面起了夜气的灯光里去。(完)

什么???你以为就完了???怎么可能?

我是那种会随便结尾的人嘛?

别着急马上就完

傍晚时分“歇点儿“酒吧

“不不不不,先别动手。“谷子按住了向前冲的小胖,好歹是当过兵的人,手上没点儿小活怎么能行。”听我说完再动手也可以。“

“那你说。”小黑在桌子的最里面稳如泰山的坐着,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他清楚的很,他们想要收拾谷子轻而易举,但是现在他们的年纪已经不再适合干这个事了,当然了皮蛋和小胖这样长不大的小孩除外。

“我吃完饭是打算回去的,我自己清楚再这样下午事情会变得非常尴尬,其实已经很尴尬了你知道吧,皮蛋又不在,我就跟清子说我要办公的…给我瓶水吧。”

“你可以喝酒,桌子上有。”

谷子拿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接着说:“但是她说她没事干,就非要跟我去我工作室,她在那我也没法做事,你懂吧!她动不动就盯着我。我就说看电影去她就说好,然后再电影院莫名其妙看着看着她就拉我的手,完事莫名其妙的她就..拿什么了。“

“就亲你呗。“刘仔心不在焉的。

“比那个还有过分一点,就你知道吧,手放她那里我一看这裙子镂空的,往下一摸…“

“行行行明白了,然后呢,说重点。“

“她就上来了之后,情侣座,没人看见,就跟我说那些个,你说换谁谁能把持得住?我就问问,那他妈的是清子,我问问你们在这的各位装高尚的圣人们,有谁能把持的住?清子上来有谁可以?你们本来就不是多高尚的人,这一天迟早要来,这个人迟早会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就恰好是我而已。要是换个人,现在估计我是坐在那里的。对吧?摸着良心说说,我们这一帮人,不就是在女人这方面没什么尿性嘛?你们看看当年对皮蛋做的事,怎么了,现在做开谴责我的人了?站在皮蛋那边了?你们让皮蛋受的委屈可一点都不比我少呀…什么八年不八年十年不十年的,人家就是对我看上眼了,人家就是喜欢我了,这谁能有办法,于理而言难道我错了嘛?我这么多年干过什么对不起皮蛋的事了?那时候你们抢着睡夏雪的时候我去了?你们偷偷约着艳红出去的时候我在嘛?我告诉你们,人是他妈自私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百分之一百的对谁要负责任的道理,也没有看上了人家看上的姑娘别人就不能追的道理,我现在就是看着我们这么多年走过来,把话说开了而已,你们要是继续抱着这样的想法那就来弄死我…你们弄死的是我嘛?你们不过就是想要弄死一直潜藏在你们自个人心里面但是没人愿意承认的那个恶魔一样的自己嘛?”

“真他妈高尚!”谷子往地下吐了口吐沫。

将近五分钟的时间里面,谷子对面的近十张嘴,除了拿起酒杯,点起香烟的时候微微的张合吐息,居然没法发出一点声音来。

这是属于谷子的时机。

“我现在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的确我是有些不好意思,也请你们转告他,但是你们不能完全转告他,刚才说过的那些一个字都不能,你们也知道皮蛋是什么样的人,要是他知道他会干出来什么没人清楚,我要给我现在的女朋友留住面子,一个男人就是得给他的女朋友留住面子,而不是随便的把想要跟你的女孩子当作商品一样随意的压榨或是买卖,精打细算各种利益。”他抬眼看了看对面,没有遇上一个直视他的目光,谷子自然也不打算保持这个状态到尼采的深渊予以凝视的时候,于是他起身。

“怎么着,说教完了走了?”小胖说。

谷子没停止动作。

“让他走吧。”小黑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圈,又面无表情的看着谷子的背影。

“那么,再见。”谷子象征性的招了招手。

“再见。”黑子依旧是面无表情。

谷子推开门,午后的阳光正好打在他脸上,又通过金属的门柱反射到了酒吧里面去。

酒吧里面暖洋洋、亮堂堂的。(真完啦)

这个短篇终于在我的不断思考(划掉)拖稿下完成啦,之后还有一个短篇已经在筹备了,然后春节档影评应该这几天就可以跟大家见面了,明天这回大家应该就能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专题了,还是希望大家点好看、关注、转发!!!

要开学啦,开学了大概就会忙起来,所以说以后的更新速度大概就会保持以下这个频率吧(绝对不是因为我懒),还是希望大家别生气,毕竟你们是我最爱的珍宝粉丝!!!!!

当然啦,你们有什么想要知道或是想要看到的故事或是内容也可以后台私信留言告诉我,我会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