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捏在手中的杯子被刘备捏碎,划破刘备的手,刘备仿佛没有感觉一样

周山水说历史2019-03-15 15:24

捏在手中的杯子被刘备捏碎,划破刘备的手,刘备仿佛没有感觉一样

“妙!”董卓喜笑开颜,这颗心也彻底的落回肚子里面。“谁愿出战!”李儒已尽把话说明了,董卓虎眸扫视众人,很快等,一身高九尺,英俊威武不凡的男子站了出来:“义父,孩儿愿意出战!”“孙文台等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且带孩儿率领提孙文台等狗头为义父贺寿!”“哈哈哈”董卓拍着肥胖的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主公此战不需奉先出战,我一人足矣。”此时在吕布吕奉先身后站出一个大汉,脸部黝黑,虬髯胡须,整个人看样子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好!”闻言,董卓眼珠子一转,立即同意,旋即点头看向李儒道;“文优可有什么需要补充。”“相爷,可派李肃作为华雄的副将。”

“善。”华雄一听心里瞬间有点不乐意了,但是对上李儒严肃的眼神,立即就萎了下去,西凉军中,他华雄天不怕地不怕的,唯独就怕两人。一人乃是他的主公董卓,一人就是军师李儒!两个人都是打骨子里面的怕的。一个人是真的敢动手杀人,一人则是从来不动手,就可以让你死的不明不白的。前者起码还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后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华雄可有意见?”“末将不敢。”他不敢,虽然看不起李肃,可李肃是李儒安排给他的,他也只能认命。“好!”深夜,这场该死的大雪,下的个,几乎看见尽头,看不见什么时候才能雪停,大雪早已经把洛阳城的街道盖上厚厚的一层,人踩上去,几乎看不见深浅的那种。

李府内“华雄,李肃你们二人可记清楚了!”“末将明白!”华雄、李肃二人拱手应喝,两人连口大气都不喘,低着头,生怕李儒怒。闻言,李儒转过身,那张儒雅的脸,还是藏着深深地的担忧,尤其是他看向华雄的眼神:“华雄,尤其是你,此战以李肃为主,你必须要听李肃,不然我定然不饶你!”“诺!”“明早一早就走吧,我恐胡轸撑不过去。”“诺!”二人低着头快的退了出去,与华雄并肩而立的李肃,忽然稍微退了一步,低着头道:“华将军,你乃是主帅,军师所言不必当真。”闻言,华雄心里瞬间舒服了不少,随之摇晃着他的那颗大脑袋:“军师既然说了,某也应下了,就变不了。”

“走了,勿需担心,某会为难你。”李肃听出华雄话中的诚意,心头放心了不少,斗志也瞬间燃烧起来。大丈夫者当建功立业!搏出乾坤朗朗,好不负来此间走一趟!汜水关下孙坚、公孙瓒二人联手以雷霆之势,快速拿下数座城池,歼灭万余名士卒,收拢万余名士卒。这一战,不仅没有损耗孙坚、公孙瓒二人的实力反而让他们增强实力,本来就是十八路诸侯中,数一数二的势力,如今一跃成为最强的那群人。恐怕,有着异样心思的袁绍如今是后悔的要死,本想着削弱他们,如今倒好了,反而让他们越来越强。“二弟、三弟你们看到没有,这就是能人!”深夜中,拥兵二三千的刘备在帅帐中,眼眸中散发着异常炙热的光芒。

咔擦捏在手中的杯子,直接被刘备给捏碎,锋利的碎片划破刘备的手,可刘备仿佛没有感觉一样,眉头动弹都不动弹一样,眼中的炙热早已经让他忘记手上的伤势。“大哥,此事”红脸的关羽站在刘备旁边他想要劝说刘备,有些东西并非你想要得到的就能得到的。地位、势力、名望!最基本的三个条件他刘备都没有,如何能招揽的到陈欢?关羽已经听说,无论是公孙瓒还是孙坚都向陈欢抛出了橄榄枝,可陈欢呢?拒绝了!公孙瓒、孙坚二人势力雄厚,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投靠他们二人的麾下.这样的条件,他陈叔弼还是拒绝!你刘玄德有什么?可陷入疯狂中的人,如何能听得进劝,刘备通红的双眼,已经彻底的疯狂,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陷入疯狂。

三军中高涨的情绪,关羽、张飞是有目共睹。基本没有出现多大的损耗,他们却连下数城,这样的功绩几时能有,成功会让人进度,但是多次的成功,就会让人变得盲目的疯狂。“二弟,你一定要帮我!”刘备突然抬头,紧紧的握住关羽的手,双目通红,就这样眼巴巴的望着关羽,静静等待着关羽点头。见状,心里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关羽无奈之下颔首了。毕竟,眼前的这位是他的结拜兄长。曾经天地面前发过誓,曾经歃血为盟过。“大哥,我尽力吧。”成不成功,关羽没有任何的把握。.“这场雪,下的及时。”帅帐内,陈欢端起酒樽一饮而尽,柔顺的酒水入口,透过五脏六腑,浑身上下毛孔全部打开,忍俊不禁的舒服的吐了一口气。

“是真的及时。”“来干了!”公孙瓒高举酒樽,痛快的喝上一口,青铜大缸内煮着牛羊肉,鲜嫩可口,吃进去,温暖了全身,一口美酒一口肉“汜水关”陈欢沉吟着,这个时候,正在畅谈的公孙瓒、孙坚立即安静了下来,他们想要听听有什么好的主意。毕竟从原武到汜水关前,一路上可以说顺风顺水,甚至强壮了自己,一块小肉或许不会满足一条狼或者是一条虎,但连续几块?积少成多,小块点的肉会慢慢的融合成一块大肉时,就足以动人心。“汜水关,只需要静等片刻,不需要任何举动,这场大雪就可以做为借口,袁绍见两位兄长这么顺利,恐怕会出手阻扰,既然如此,为何不让他们来,同样的可以朝袁绍用点粮草。”

“此话怎讲?”二人直接放下手中的酒樽,目光灼灼的望着陈欢。“二位兄长,功高盖主,袁本初这位盟主开始担心,同样的也让袁本初等人吃点苦头,才能彰显二位兄长的本事。”阴谋算计,乃陈欢所擅长,但就不代表着孙坚、公孙瓒不懂,经陈欢这么一体点,二人深以为然的颔首。“如今汜水关守将乃是西凉胡轸,守关士卒不过三五千,不过凭借着汜水关的险峻,想要拿下这座雄关,并非是一朝一日的事情。”“大哥说的没有,拿下汜水关恐怕要损兵折将,既然如此,董仲颖的深浅,倒不如让袁本初自己去试探。”“妙。”二人都是干脆之人,既然有了主意,两人就立即决定下来,驻扎下来,以退为进!

“大哥、二哥,我先出去一趟。”回想今日有人竟然递了一封信给自己,陈欢看了一下时辰,觉得差不多,起身向孙坚、公孙瓒二人拱手告辞。“出去散散心也好。”目送着陈欢离去,孙坚目光幽幽的看着公孙瓒:“二弟,这样做可是有点不厚道,这样做,难免会伤了你我兄弟感情。”孙坚突如其来的话,把公孙瓒给问懵,见状,孙坚心中一跳,因为公孙瓒的神色不似作假,那么那事就不会是他做的。见孙坚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公孙瓒心里一咯噔,暗知不妙,连忙询问:“大哥有什么事,直接说出来,也好让兄弟我明白。”“二弟啊,你手底下的人心思真的多!真的很多!”平生对于一个陌生人,孙坚从心底冒出一丝的杀意。

有些东西,孙坚认定是自己的,就是他的,谁也抢不走,就算是公孙瓒,也要特么的公平竞争。“此话怎讲!”听着孙坚缓缓道诉,带着笑容的脸慢慢的沉了下来,手指噼里啪啦的响着,阴鸷的神色,如狼一般凶狠的眼眸散溢着杀意。“此话当真!”“为兄骗你作甚,起初为兄以为二弟你在底下做小动作,如今看来。”孙坚笑了,摇着脑袋笑了,他的笑声落在公孙瓒的耳朵里面,却是刺耳异常,仿佛是在嘲笑他,统御不力。“狼心狗肺!狼心狗肺之辈!某真是瞎了眼,原先以为顾及同窗之情,拉他一把让他有实力在这世道中立足存活,眼下看来,是某太仁慈!真的太仁慈!”

孙坚的言之凿凿,和之前的质问,公孙瓒没有半丁点的怀疑。“士起!”“末将在!”关靖站在帅帐外,单膝跪在地上。“你派些身手好的,跟着叔弼,看看叔弼是去见谁,还有他们之间说了一些什么。”“诺!”“等等”“主公还有什么吩咐。”“尽量不要让人发现。”“诺!”帅帐中的公孙瓒神色极度的阴沉,与他一同的孙坚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随着,陈欢走出军营,来到一个小角落中,见到来人后,直接愣在哪里,很快的陈欢收敛情绪,平静的走到来人面前。“我兄长欲要与先生一谈。”“哦?”陈欢玩味的笑了:“你们是谁,我都不知晓,如何能相信?”“某关羽!羽的兄长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刘备刘玄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