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这下小柒以后,应该能开心一点了吧,以前真担心她会憋出病来

春芳带你聊娱乐2019-03-15 15:24

好在李慕云和王杰都不是什么不识趣的人,知道这一对父女久别重逢必然有很多话要说,简单的安慰了几句之后,便安排这一对父女到后衙休息,而他们这一群人则是跑到了签押房。真想不到啊,原来小柒的父亲竟然被王庄主救了,这还真是好人有好报呢。苏婉晴刚刚坐下,便长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这下小柒以后应该能开心一点了吧,以前真担心她会憋出病来。是啊,我也没想到,老萧的女儿竟然还活着。不过当时我们到了那断崖处的时候,的确没想过有人掉下去还能活着,所以也就没有下去找尸体,都琢磨着还是不要找了,不找说不定还能有点希望,若是找到了岂不是让老萧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王杰坐在一边也是满腹感慨,连连叹气。我说你行了啊,这本来是件好事,你们可别整的像是生离死别似的。李慕云坐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两人大发感慨,于是便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丫头,你这是出去做什么?

怎么把一身披挂都换上了?这是要找人开片儿去?哎呀!本来还在同情萧柒醉的苏婉晴脸色瞬间就是一变,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坏了,耽误事情啦!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先坐下慢慢说,不要着急!李慕云看了苏婉晴一眼,安抚她道。毕竟从他们回来到现在已经过了大概近一个时辰,不管苏婉晴有什么事情,此时也都耽误了,便是着急也没用了。苏婉晴并没有按李慕云说的坐下,只是有些焦急的说道:矿山那里,矿山那里出事了!矿山?黑石矿?李慕云不确定的问道。对!苏婉晴点点头。矿山能出什么事儿?死人了?不能啊,那里不是露天矿么?李慕云皱了皱眉头。不是,是,是械斗,我们有不少人被打伤了!械斗?人被打伤了?李慕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山阴县好像只有他们一股势力吧,这械斗之说从何说起?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这也不可能啊!苏婉晴见李慕云一头雾水的样子,便叽叽喳喳将此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下。

原来,就在李慕云和王杰送那两百契丹人出境的时候,有山寨那边的喽啰来报,说是矿山那边来了一群人,把在捡黑石的人全都从里面赶了出来,而且不但如此,还把半路上的补给点也给占了,捡矿黑石的人也被打伤不少。苏婉晴在收到消息之后根本来不及多等,便收拾了一下,准备带着‘小狐仙’和婷儿先过去看看,可是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李慕云。李慕云皱着眉头听完苏婉晴的讲述,想了想才问道:对方有多少人知道么?大概有两、三百吧,好像都是练家子。苏婉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老王,你知道这附近有这样的势力么?能一下子拿出两、三百人,只怕不是小势力吧”李慕云想了想,转头看向王杰。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山阴县有其他势力,毕竟咱们县太穷了,就算是草原那帮异族如果不到都不稀罕到咱们县来。”王杰想了想,也不敢确定对方是什么人。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研究这个,矿山都被人抢走了,你怎么就不着急呢。苏婉晴见李慕云竟然还有心思问东问西,不由有些急了。不是强龙不过河啊,不搞清楚对方的来历,咱们怎么下手?李慕云看了一眼苏婉晴,想了想然后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咱们还是先去看看,摸摸对方的路数。哼,本姑娘才不管他们是什么强龙,那矿山可是我们的东西,想要拿去先问问姑娘娘手中长枪答不答应。好,苏家妹妹好豪气!王杰在一边赞了一声,随后对李慕云挑了挑眉毛说道:老李,走吧!好,那就去看看。李慕云对王杰的‘挑衅’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转头对苏婉晴说道:不过到了那边你一切都要听我的,不要冲动知道么?嗯!苏婉晴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对于黑石矿,李慕云心中十分清楚,那地方早晚都会被人惦记早。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人的嫉妒心在。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就好像我们正在走在路上看到地上有一枚硬币,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去捡,很可能别人也不去捡,但如果你去捡了,很有可能边上就会过来一个人告诉你,这硬币是他刚刚掉的。所以苏婉晴说矿山被人占了,李慕云一点都不惊讶,他只是在想对方是什么人,有没有必要和对方翻脸。毕竟这个时候的大唐还是以门阀、世家为主要社会构架的,如果能不得罪这些人最好还是不要得罪。大家坐下来,摆事实讲道理,把你抢走的东西还给我,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正经。可是事情真的会那么简单么?只怕未必!翌日上午,通往黑石矿的路上,也就是原本设计补给点的位置,李慕云一行人被拉了下来。

一个头目样的家伙带着十来个人站在路的中间,手里提刀好不嚣张。看到如此情况,李慕云只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催马上前两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拦路?里面是私人领地,你们退回去吧。那头目一样的家伙连李慕云的身份都没有问,便梗着脖子傲慢的说道。私人领地?我怎么不知道?领地的主人是谁?”李慕云按住身边想要冲上去的苏婉晴,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你是个么东西?凭什么什么事情都要告诉你?告诉你,识相的就早点退走,否则爷爷不介意留下你一条腿!那小头目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同样他也不知道,就是因为这句话,给自己日后埋下了祸根。面对这样红果果的威胁,别说是李慕云,就算身为看客的王杰都有些忍不下去。可当他把目光看向李慕云的时候,却发现某人似乎并没有生气,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静静看着那嚣张的小头目。看什么看,不服气?

那小头目被李慕云看的浑身不舒服,舔了舔嘴唇,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那表情李慕云十分熟悉,就是那种仗势欺人的狗腿子经常会用的那种,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见过,只是这种人的下场一般都很惨。所以李慕云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生气的表情都没有,只是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你在这里把守路口,想必地位应该不高,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给你家主上带句话,告诉他一声,就说上一个动了我东西的人已经死了。此言说罢,一带马缰,便招呼王杰和苏婉晴等人向来时的路走去。什么……,你……那小头目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鄙视,不过当他想要往上冲的时候却被身边的一个同伴拉住:“大哥,您别生气,少说几句,少说几句啊!你什么意思?”那小头目被拉住之后挣扎了几下,见扎不动便也就妥协了,把针对李慕云等人的怒火转到了同伴的身上。

大哥,那帮人不是咱们能惹的。为啥?我的哥哥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就是混的再差,那也比咱强不是,虽然您正面不怕他们,但若是这些人背地里使些手段怎么办,都是拉家带口过日子的,犯不着不是。”没想到,那狗腿的狗腿倒是个有眼色的,三言两人语间将那小头目劝住一说,还把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说了一遍。……话分两人头,不说几个狗腿之间是如何纠结,却说已经离开的李慕云一行。调头往回走了一段之后,王杰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那股子邪火,勒住马缰对李慕云埋怨道:“我说老李,你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不就是几个狗腿子么,打杀了也就是了,放几句狠话就走算怎么回事儿。”“你也知道那不过就是几个狗腿子,又何必与其一般见识?可是你不觉得生气?而且咱们这次是干什么来了?不就是要探探对方的底么,掉头就走岂不是弱了咱们的名头。

王杰本想说‘灰溜溜的夹着尾巴就走,但是考虑到李慕云的面子,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呵呵……已经走到前面的李慕云突然笑了,回头看了王杰一眼,对他招了招手:王兄,来,咱们边走边说。王杰来本是一肚子的怨气,可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慕云这样笑呵呵的样子实在让他有些无奈,于是只能狠狠甩了一下马鞭,追了上去。“王兄,你觉得如果一条狗冒犯了你,你会杀了它么?”待到王杰拍马赶上来之后,李慕云笑着对他问道。王杰不知道李慕云是什么意思,加上又在赌气,想都没想便答道:“那自然是不会,一条狗懂得什么。嗯,既然王兄知道其中的道理,又何必纠结于一个狗腿子的咆哮呢?这……两相连系之下,王杰突然有些不知应该如何回答,吱唔了半晌才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其实道理是一样的,而且这一伙儿人来的蹊跷,我看着不像野生的势力。不像野生的势力?

什么意思?王杰愣了一下。不是野生的那自然就是家养的,也就是说,这伙人是附近某个大家族派出来的,所以才会如此嚣张跋。慕云耸了耸肩膀,这好像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让他无奈的事情太多。大家族?你是说……王杰似乎想到了什以,张了张嘴,半晌才说道:“你是说他们是太原王氏的族人?不敢保证,但有八成把握。李慕云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有看向王杰:“你的族人啊!我……,这怎么可能,如果是王氏派出来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王杰挣扎道。“是与是你回去派人问问不就知道了?”李慕云淡淡说道,不过只要是个人就能听出来他本人并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王杰这次没有说话,但从其脸上的那份懊恼便可以看出来,他同样不怀疑李慕云的猜测。为什么?

因为那狗腿子的样子真的和他回家祭祖时遇到的那些同族很像,同样的高高在上,同样的满眼鄙夷,就好像他们有多高人一等一般,却不知别人实际上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中。“如果真的是王氏的人,你打算怎么办?这矿山就不要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婉晴这时突然开口了,这丫头自从到了山寨,一直就是以李慕云马首是瞻,哦不,应该说是夫唱妇随才对。只要李慕云便是她的心里再不情愿,也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办,这一点让李慕云很是纠结。感情上丫就是一块木头也能体会到苏丫头对他的感情,可是也许是前一世带来的阴影吧,他对这份感情怎么也无法全完接受,矫情也好,麻木也罢,总之他觉得自己暂时无法完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