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阿飞正传》里,暗藏了多少张国荣的命运密码

电影夫人2019-04-16 01:02

16年来,许多人都会在4月1日这一天,完成一种心理的仪式感,以此表达对哥哥的怀念和敬意。

有人说,张国荣是属于一个时代的传奇,他的风华绝代,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愈加光彩照人。

然而,所有的荣耀无法替代的事实是,2003年的纵身一跃,成了歌迷、影迷们永远的遗憾。

除了一遍遍在作品里相遇,触摸他生前的气息,任何试图理解他死因的“努力”,也成了走近张国荣的“捷径”。

众所周知的答案,指向都是挥之不去的抑郁症。是的,哥哥生命的最后时光,被病痛耗尽了。

但如果再往下追问,比如从其性格、处事、阅历、见识,甚至原生家庭等角度去梳理,你会发现似乎隐匿着某些“秘密”。

张国荣曾说,在他所扮演过的角色中,只有阿旭是和自己有相似之处的。

即便他没有讲明,究竟在哪些地方“雷同”,可我们还是能从《阿飞正传》的故事里,寻找到诸多“合理”的佐证。

也许他们,早已暗藏了张国荣的命运密码。我们读懂了这部作品,或许也就明白了张国荣的归去。

阿旭有着和哥哥一样孤傲不羁的气质,眼神里透着一股不屑的傲娇,内心里又是赤子般的单纯。

旭仔这只“无脚鸟”在剧中独白道: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没有脚,自然也就没有了能够停靠和依赖的落脚点,没有了方向和归属。

一直飞,所能体会的不过是一时邂逅的浪漫和自由,可终归还是“无根”。

而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就完全不需要什么解释了。

回过头来讲,阿旭为何要以“无脚鸟”自诩?他怎么就“无脚”了。

原来,旭仔因私生子的身份,被具有贵族范的生母,寄养到了曾为交际花的养母家里。

出于获得经济利益的交易目的,她只给阿旭物质方面的供给,却没有精神、情感上的哺育。

所以,我们看到了剧中母子二人的激烈冲突,流淌在眉宇间的疏离和冷漠——栖身于同一屋檐下,怀揣的则是敌意和怨恨。

阿旭不是没有容身之地,而是得不到关爱,找不到生的源头。

他渴望爱,也想要被人爱,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来处,这正是旭仔命运的底色。

不同于小警官刘德华的普通、现实,追求安稳、简单俗世生活的庸常无趣,旭仔张国荣有着一份与生俱来的敏感,他有刨根问底的执念,企图明白存在的价值。

而潜藏于背后的,恰恰是他脆弱的神经。

一个缺爱的人,势必没有安全感,骨子里充满了对世界和他人的不信任,既渴求爱又不敢去真爱,既希冀被爱又拒绝关爱。

看似两相矛盾实则并行真实,这是阿旭解不开的困境。

可他毕竟奋不顾身地选择了出走,“飞呀飞呀”是他为人生找到的通道。

影片开头,即是浪子张国荣骚撩矜持张曼玉的画面,矫饰到滴水,充满了文艺“恶”趣味的经典台词。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

的确如此,不过只是一分钟的露水姻缘,苏丽珍却无可救药地沦陷了,悲剧无可挽回。

经历过了恋人该有的“套路”,当张曼玉提出结婚的要求时,站在全知视角下的观众,当然懂得张国荣毫不犹豫地拒绝。

苏丽珍成了第一个备胎,旭仔仍旧在飞,舞女咪咪登场,也无非是张国荣飞途中的一道风景,纵然划过眼角始终难留心底。

相比于张曼玉的内敛柔弱,刘嘉玲外放热辣,她飞蛾扑火般地迎上前去,以为可以抓住爱情。

昔日怎样地霸道,也跌落到了爱的尘埃里,跪着擦地板,甚至不顾一切地追到菲律宾,也还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咪咪成了第二个备胎,旭仔也飞倦了,南洋寻母未果,欲往美国无照,不可一世的孤傲使然,化为鲁莽行事的必然。

直到开往香港的火车上,胸口一枪的结局,阿旭“借助”于外力实现了自己生命的落幕,只是他还是没找到归属。

因为没有脚,所以一直飞呀飞呀,飞过了一切的幻灭、虚无,便是下地一次的死。

旭仔不是没有过挣扎,他曾想记起舞女的电话号码,他曾毅然决然地前往菲律宾,还动过去美国的念头。

谁想没有脚的宿命基因,强大到让人难以抵抗,阿旭放荡不羁地追寻,其实是在“等待”某种形式的“一枪”,这是他唯一的出口。

而对于观众,包括剧中的其他人来说,无非是作为旭仔飞途中风景的陪衬,冷艳如苏丽珍,滚烫如咪咪,也不过是备胎,还有备胎的备胎,刘德华和张学友。

尽管大牌云集,也丝毫掩盖不了阿旭耀眼的光芒,他是真正的主角,只选择不担当,只追寻不拥有,只自恋不爱人,裹挟着别人的脚步,“实现”自我的诉求。

抛开剧中太多细节上的蛛丝马迹,我们稍微勾勒了一下戏里旭仔的人生旅途,再来“对照”戏外的哥哥,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直呼为何如此“神似”。

张国荣出生于富商之家,自小随姥姥长大,十多岁至英国读书,与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仅有一年半左右。

幼年缺少的关爱,成了他一生寻求的源泉,但也只有事业上红极一时的繁华,在亲情、爱情的配额上,他所得到的分量要么太轻,要么无果。

在成名后和亲母同住时,老人家还要客气到用洗手间,都要和儿子问一声的程度,而这让张国荣感觉备受伤害。

秀、媚、帅到一塌糊涂,在节目中“调侃”,他太懂得如何去爱张曼玉了,和梅艳芳还有过40岁你未婚我未嫁,便在一起的约定,以及和唐先生的真爱,结果只是没有结果。

在艺术的殿堂里,张国荣不断地寻求突破,从前卫无比的演唱会,到各种大银幕角色的塑造,他有着太多令人叹为观止的惊艳,然而以上这些,统统还是属于“飞呀飞呀”的部分。

他到底还是没有找到归属,抑郁症犹如那“一枪”,慢慢地吞噬了哥哥的最后的余光,在无可忍耐之时,无脚鸟选择了从文华酒店的24楼纵身一跃,旭仔和张国荣再次相遇了。

出于对逝者的尊重,本文对现实中的哥哥,不做过多的阐述,毕竟后来者依据仅有的资料,很难描绘出“真实”的状况,而是仅从阿旭的角度,提供一个理解张国荣的可能的路径。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真正关注到哥哥的作品,这无疑是对他最好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