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谈 / 正文

世上最纯的地方,有座最污的工厂

2019-06-12 21:35

摄影:JONATHANIRISH

旅人心中的“女神”,班夫国家公园梦莲湖。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

落基山脉在该省延绵起伏,

全省涵盖班夫、贾斯珀两大国家公园,

这里无愧拥有全国最最壮观的风光!

澄净的湖面、整齐的针叶林、

壮丽的高山、缠绵的极光......

成为无数旅人心驰神往的圣境。

可你或许不知道,

世上最脏、最具破坏性的工厂,

也藏在这里。

摄影:TRAVELALBERTA/JEFFBARTLETT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贾斯珀国家公园星汉灿烂。

摄影:JEFFBARTLETT

暴风雪中,贾斯珀国家公园的金字塔岛。

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盛产石油和天然气,

两个行业的产值几乎占全国矿业总产值一半,

因而,在看似纯净无暇的湖光山色一隅,

一直孕育着这个世界上

最具破坏性的石油运营,

这颗“大毒瘤”即使在太空中都能看到。

摄影:IANWILLMS

加拿大阿尔伯塔的油砂区,尾矿池像巨型湖泊般无边无际,即便从太空中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这里堪称地球上最辽阔的“人造景观”之一。池中混有重金属泥浆和沥青分离工艺中废弃的碳氢化合物,毒性极强。

这里的“自然景观”能动人心魄,

这里的“人造景观”也令人发指。

在阿尔伯塔的“油砂城”麦克默里堡(FortMcMurray,加拿大阿尔伯塔东北部石油重镇),一大片北寒林遭到挖掘,土层像伤口般裸露在外,土壤混有难看的沥青。很快,这里就会成为露天采掘场,运输车将拉着更多更多的沥青运往石油提炼厂。

刀剜斧削,吸血割肉,

绿色的平原伤痕累累。

Google地图上一看,这片土地正遭受各种创伤。阿萨巴斯卡河(AthabascaRiver,加拿大第一长河)沿岸散落着大量尾矿池。

从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废料流入尾矿池。

(该图片来源于“谷歌地球”)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阿萨巴斯卡地区附近地貌

这里尾矿总储量相当于50万座奥运会游泳池,是全世界总储量最大的尾矿池群之一。然而由于池子周围毒性太强,人畜勿近。人们不得不采取措施,尤其要防止鸟类靠近。

某家油砂厂附近,一只机械鸟立在浮动平台上,该平台配有闪光灯、扬声器和丙烷喷火系统,该装置正是为了防止候鸟降入尾矿池,这里已经有太多太多的鸟儿中毒身亡。

虽然一些能源公司斥巨资研究尾矿处理技术,但至今未有丝毫起色。尾矿池的废液直接流入阿萨巴斯卡河,致使酸雨一直折磨这片区域。若长此以往,该地受酸雨侵蚀的土地面积,最终将与德国国土面积相当。

摄影:JES?SM.GARCIA,GETTYIMAGES

在贾斯珀国家公园,阿萨巴斯卡附近的冰洞能看到极光。难以想象这里一直受酸雨折磨。

加拿大的炼油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原油是加拿大最大的出口获利来源;而该国几乎所有原油都产自阿尔伯塔省;再者,阿尔伯塔省的全部原油又来自省内的油砂矿。如果把400万人口的阿尔伯塔省看作一个国家,那么它就是全世界第五大产油国,该省的原油储备达1700亿桶。

“油砂城”麦克默里堡附近一条水管正从阿萨巴斯卡河中引水。油砂工业每生产一桶原油就要消耗三桶淡水。

加拿大位于北美北部,下临美国,上接北极,左边太平洋,右边大西洋,全是天然屏障,除了美国偶尔骚扰一下,基本不用担心外敌入侵,人民生活优哉游哉。但与此同时,天险阻隔,加上产油中心阿尔伯塔深居内陆,不必说把原油运往全球各地,即便满足国内运输都十分费钱费力。于是早在65年前,一条名为“跨山输油管道”的“大油管”横空出世,很大程度缓解了加拿大石油运输窘境。

油砂尾矿池的岸边黑水四溢。环保主义者认为这样的尾矿池会对地下水造成严重威胁。

然而,面对日益增长的原油输出水平,那条老线路已经很难满足运输需求。于是,跨山输油管道的扩建计划应运而生,从阿尔伯塔省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总计1150公里的范围增加新线路。该计划曾被加拿大政府批准(之后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加拿大政府对该项目的批准无效)。

不扩建,经济受不了;

扩建,环境受不了。

根据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

56%加拿大人支持扩建,

而反对的声音多来自当地人。

KanahusManuel带着两岁的侄女Wasayka来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萨斯瓦普的南汤普森河边。多少年来,许多赛克维派克原住民一直在保护自己的水源,并阻止跨山输油管道穿过他们的领地。

2012年11月11日,来自“油砂城”的Wade和Chelsea夫妇向他们流产的女儿告别。Chelsea在怀孕5个月时被迫流产,这对夫妇认为这场悲剧是因为污染导致。麦克默里堡周遭到处是油砂矿场。附近居民无不畏惧油砂对生命的威胁,奈何没有明确的证据。

在油砂行业工作了大半辈子之后,MichaelBeamish于2016年诊断出患有甲状腺癌晚期,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两三年。该图摄于2016年6月,他戴着防尘口罩试图隔绝野火黑烟和其他污染气体。

前油砂矿工Belanger说道:“一连串的环境问题,导致油砂炼油的环境成本远高于其他原油。我在这片灌木丛中长大,阿尔伯塔省曾是那么美丽,但如今大部分区域惨遭摧毁。”

摄影:IANWILLM

2016年野火肆虐期间,“油砂城”麦克默里堡附近的63号高速公路沿线,到处都是如此狼藉焦土。

石油公司在森林里留下大量切割线,或是为了标记以搜寻地下资源,或是为了将来发展基础设施。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工业项目,阿尔伯塔油砂区的规模已经大到难以驾驭。尤其是“油砂城”麦克默里堡以北,那里的森林早已夷为平地,人们不断从庞大的露天采矿场采掘沥青。整个作业场就像一块硕大的污点,与周围的自然风光格格不入。

图为加拿大麦克默里堡北边一家石油工厂。虽然油砂为阿尔伯塔省赢得了世界第三原油储备的名号,但提炼原油的过程耗能极高,对自然环境还造成毁灭性打击。

原住民Deranger说道:“北美驯鹿、驼鹿、鸟类、鱼类和森林都在劫难逃,工厂还阻碍了我们日常出行,妨碍我们获取食物。”

一位当地渔民正把一条白鲑鱼丢向他的雪橇犬。阿萨巴斯卡湖位于油砂矿场的下游,数十年来一直是商业捕鱼场所。但如今,人们普遍认为湖里的鱼遭到严重污染,已不再适合人类食用,只能喂狗。

人类学家JanelleMarieBaker了解到:“这里的人继承了从土地获得食物的传统,很多人从未吃过商店里卖的肉。”

阿尔伯塔省奇帕维安堡附近的梅蒂人自治区,JoeyFraser正准备猎野鸭。当地人称这样的传统野味变得越来越稀少,即使捕到也会发现野味已被严重污染。

管道沿线的许多原住民坚决反对管道扩建。原因多是因为这条管道一旦开建,环境就会一下子完蛋。届时必将引来大批大型运油车,还会沿途抽取大量水源,乃至对当地逆戟鲸数量造成非常大的负面影响,还会发生漏油等危险事件。

一艘货运驳船的灯光照亮了阿萨巴斯卡河。由南向北流淌的阿萨巴斯卡河把麦克默里堡、麦凯堡、油砂矿场和奇帕维安堡串联了起来。对当地人来说,这条河是出行、打猎和运输的命脉。自从油砂工业从阿萨巴斯卡河抽水以来,水位已降至危险级别。

7岁的Dez躺在麦凯堡家中的床上,被诊断为先天心脏发育不良,已经接受多次心脏手术。虽然证据不明,但他的家人坚信这是附近油砂产业的污染造成的。

扩建计划就此进退维谷;

另一方面——

那我们专心恢复阿尔伯塔的环境吧?

那我们先好好清理矿场和尾矿池吧?

好主意!

但当地政府估计这个花费是:

约合1.4万亿人民币。